www.kjaaa.com16岁那年我车祸截肢只听父母在病房外
更新时间:2020-01-28

  “羊小姐,我很不幸,想找人说说话。”对方的头像是空白,昵称叫“顾念一生”。

  杨雨涵心中空荡荡的,木然抬手点了“同意”,她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不幸?谁能比她更不幸?

  十六岁,刚刚做完截肢手术没几天,左腿空空荡荡,她半夜的时候总是痛得要命,隐隐约约还觉得小腿依旧那里,没有离开过。火辣辣的痛感无处不在。

  出了手术室的第一天,杨雨涵躺在病床上,泪痕在白皙的脸颊上若隐若现,她红着双眼,将朋友圈的照片删得一干二净。

  有春游时和同学玩玩闹闹,几个女生一起穿着短裙展现大长腿的美照。也有穿着一身黑色正装,踩着高跟鞋意气风发地站在学校大礼堂演讲的照片。

  她哭得越来越凶,下一张照片里的她仰着头挺着胸,身着洁白的芭蕾舞裙,足尖鞋的缎带优雅地打成结,点缀在鞋面上。她每每站在舞台上起舞,总会想象自己光滑修长的腿在裙摆下屈腿、旋转、跳跃,足尖在绸缎的包裹中绷直,骄傲而优美,如同柴可夫斯基缔造的音乐中高贵的白天鹅。

  “嘿,你说,如果有一个男孩,他遭遇了全世界最大的不幸,他还应该活下去吗?”顾念一生的微信发得适时,杨雨涵正因为幻肢痛咬着牙,额头上满是冷汗。冷冰冰的床榻,妈妈在一旁沉睡过去,她不忍心叫醒母亲。

  拿起手机,她的心静了片刻,这些天来,她时时刻刻都在思索生命和死亡的意义。看到陌生人问出这样的问题,她心中唏嘘不已,也许他是真的有什么不幸吧。她思绪万千,忍着痛苦回复了微信。

  “很不凑巧,我现在刚好在经历惨绝人寰的痛苦。我从手术中醒来以后,一直不相信我的左腿消失了,它还是很痛很痛,像针在扎,像火在灼烧,可它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“你知道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?我从六岁开始学芭蕾舞,到现在已经有十个年头。我学习不算好,舞跳得还不错,本来打算直接去艺考,上一个舞蹈学校,继续在舞台上度过我的后半生。可因为我的车祸,这个梦想泡汤了。那天我躺着的时候,听见爸爸和妈妈吵架想要生二胎。爸爸大概觉得我长大了以后是他们的累赘,妈妈哭着说再等等。

  “要等到什么时候呢?大概是等到我度过了最伤心的时期吧。那时候家里就会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孕育在妈妈的肚子里,他们会像十六年前期盼我出世一样期盼着这个新生命。我时常想象着,等有一天小家伙开始会说话了,会不会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要追问,姐姐为什么没有腿?

  “说了这么多,也许你应该明白了。我承受很大的痛苦,但是我暂且还不能死。我想看着家里有一个新的生命到来,然后爸爸妈妈有了新的牵挂,不会因为我的离去而遭受更大的打击。那么你呢?你有牵挂的人吗?如果不想让牵挂的人陷入更多痛苦之中,你也要暂且先振作起来哦。”

  人们说得对,人总是不敢把自己弯弯绕绕的想法告诉熟悉的亲人,但是在陌生人面前却可以一吐为快。

  杨雨涵反复看了几遍自己的大段消息,闭上眼睛,长叹一口气。爸爸妈妈有很多很多缺点,也不曾时刻都顺着她的心意宠爱她。每次叛逆的时候与父母吵架,她都恨不得立刻离家出走,去浪迹天涯。但此刻,真到了生活万念俱灰的地步,她却不敢离开他们半步。

  妈妈的眼泪,爸爸的沉默,和面对她时故意装出来的笑容,都是她不敢轻易去死的理由。

  “羊小姐,从你微信的昵称我能看出来,你平时一定是一个乐观、美丽,又优雅的少女。我能想象你有一头蓬松慵懒的长发,穿着蕾丝的小白裙在舞台上跳舞的样子,你一定是舞台上独一无二的耀眼星辰。你要知道,美丽的瞬间即是永恒。

  “宇宙广袤无垠,如果有人在离我们亿万光年之远的星球上朝着地球张望,那么你起舞的那一瞬,会经过亿万光年后才到达那双眼睛。亿万光年相比人类短暂的寿命,早已是永恒。所以你跳舞的美丽,会永恒地存在于银河系,这样一想,是不是会觉得,即便以后不以芭蕾舞为生,也不会再有错憾?”

  杨雨涵看着这一大段咬文嚼字的消息,没忍住噗嗤一笑。手机对面的那个男孩,是怎么样的人呢?本觉得再多的文字都难免矫情,但她仍旧不住地遐想了一番,她舞鞋上的青春,也可以在星辰中留下印记,成为永恒。

  “所以你要乐观起来呢。不过我啊,相比起你来说,就更加不幸了。我患了癌症,还是晚期哦。医生宣判我,如果积极治疗最多只能活半年。我一直在想,现在死去,和半年以后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?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多半年的时间受折磨吧。

  “手术、化疗、放疗,还有质子重离子、靶向药,轮番全治了一遍,都救不了命。我每天都好痛啊,到处都痛。有时候觉得,活着全是为了一份羁绊,如果人间没有所爱之人的牵挂,我大概也撑不下去吧。

  “所幸我遇见了你,原来你也有一样的想法。我们都是为了世间难以割舍的羁绊在努力地活着呀。羊小姐,你失去了一条腿,但后半生还是能够健康地活下去的。而我如今,只能在手机的另一端,恳求你不要因为我是个即将死去的人而害怕或嫌弃。

  “希望得到你的回答,如果能够做个朋友,那么你会很酷哦,因为你会是我死去前,最后一个朋友。”

  心中错愕,彷徨,又恐慌。她刚刚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有趣的好感,但这种美好的感觉瞬间又被现实冷酷地揉碎了。他如此有趣,如此乐观,却是个即将死去的男孩。

  她不害怕,只是心中一阵难过涌来,面对比自己更加不幸的不幸,除了同情,还有小心翼翼的怜悯。

  在此之前,她已经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做腿部康复训练,为戴假肢做准备。训练总带来严酷的痛苦,漫长而无趣。

  出车祸以后的这一个月来,来医院看望她的人很多,每每都带着惋惜与叹气,尤其是她的芭蕾舞老师红着眼眶,握着她的手叹息,说杨雨涵是一个好苗子,可惜了。

  起初听到这些话,杨雨涵心中特别不是滋味儿。她拿起手机,毫不犹豫地向新朋友吐槽。

  “我知道自己很可怜,但是每个人都要跑到我面前,抹着眼泪可怜我一番,这种滋味儿还是挺难受的。就像你虽然很穷,但是没有躺在路边乞讨,可是每一个路过你的人,都要给你脚边放下一块钱,展示一下自己的爱心。这种感觉,真的好难过啊,好想把他们赶走。可是可是我知道,他们也没有恶意。我真是越来越坏了。”

  “羊小姐,恕我直言,你要换个角度想想。其实我和你有一样的感觉。我躺在病房里插着管子,全身上下都很狼狈的时候,总有形形色色的人来看我。有时候我隔着短短几十厘米,觉得他们像在动物园里参观我一样。

  “他们或许是真的关心我,或许只是碍于面子来看看我。不过我会想,同情不是一件坏事情,它是维持人类对不幸的同类保持善心的根本,如果世上没有同情,那么我可能没有近半年的时间来同你做朋友了哦。

  “因为我的病花费巨大,如果没有同情我的人来资助治疗,我大概早就怀着羁绊变成一坛骨灰了。除此之外,来看我的人有时候也会带很多好玩的给我嘛,比如昨天就收到一本漂亮的书,是梵高的画册。我喜欢封面上热情如火的向日葵,我最喜欢的画名叫《罗纳河上的星夜》。

  “如果你可以在网上瞧瞧那幅画,就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它了。嗯你看了画再回答我哦,一定要看!”

  静谧的幽蓝星空中点缀着微微明亮的星辰,错落相映。河岸边灯火葳蕤,在湖面上倒映出长长的昏黄拖影。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后期空间应用率高;全明乌篷船在河边停靠,岸边不起眼处,正有两个人相伴而行,在这茕茕天地间如此微不足道。www.kjaaa.com,他们似乎要隐匿在这一片静谧之中,平静的湖面上不留一丝涟漪。

  不幸的人心中最为感性,她突然爱上了这幅画,爱上了画面中若隐若现的那两人微渺的人影。

  “羊小姐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那幅画。如果你看了的话,其实我想说我和你就如壮阔的宇宙星辰中微茫的两个粒子。我们以种种神奇的方式相遇,经历了普通人没有经历过的苦难。

  “即便如此,在浩瀚的宇宙里,你和我,都是独一无二的美好生命。在万家灯火交相辉映的幸福时刻,我们依旧有一双澄澈的眼睛,能看到天空中的繁星。这件事情,让我觉得很幸福。”

  杨雨涵笑了出来,露出许久未曾谋面的两颗小虎牙,她的心情轻快起来,仿佛荡漾在画中的乌篷船内,闭上眼睛就是一望无际的星辰。

  毕竟是假肢,虽然表面材料看起来很像人的皮肤,但一看便是假的。更何况,她站起来走路,也总是稍稍有些瘸。

  杨雨涵回了家,在卧房内打开衣柜,将自己喜爱的裙子一件一件收起来,叠在箱子里。有粉色的碎花裙,有浅蓝色的公主裙,有蓬松的欧根纱连衣裙,有松软的雪纺纱裙牛仔裙、背带裙,她一件件收着,眼泪一滴一滴掉着。

  她是一个多爱美的女孩儿啊,从小到大喜欢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跑来跑去。爸爸总说“雨涵是我家的小公主”。可是杨雨涵心想,戴着假肢的她,再也不能成为辛德瑞拉了。

  “妈妈,都送人吧。”杨雨涵已经平静了心绪,将箱子递给妈妈,不等妈妈说话,便赶紧关上房门。

  “明天,我就要去学校上学了。以前的裙子刚才都赶紧让妈妈拿走送人了,我好怕我再看见它们就会哭。那是一个少女逝去的青春诶,明天要穿长裤去学校,不知道别人会不会看出来我的腿有问题,好担心啊。”

  “嗯,说句实话,羊小姐。人们总是猎奇的,你一定会被注意到的。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害怕,因为他们没有恶意。大家关注你的腿只是一时兴起,片刻后,他们就会忘掉这一点,将你视作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女学生。

  “我想,你除了与女孩们没有法子跳皮筋可能会受到嘲笑外,没有别的事情会让你难堪啦。放心地去吧,我的女孩,自信的少女永远会挺直腰背,直视别人的目光哦。”

  顾念一生的回答时而一本正经,时而文绉绉,时而又让杨雨涵哭笑不得,她回复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,“我都上高中啦,哪有人这个年纪还跳皮筋,直男!”

  “好吧,不过我有一句话教你。高中的男生最自命不凡调皮捣蛋了,如果有人嘲笑你,你就回复他一句你不觉得我这样很酷吗?我保证,他立马会垂头丧气败下阵来,将你视为女王。”

  熟悉的校园,熟悉的蓝天白云和砖红的跑道。操场里的绿茵场上,踢足球的男生挥洒着汗水跑来跑去,班主任指派班长来接她。

  她的包被刚刚打篮球出了一身臭汗的大男孩接过去,男孩露出一脸爽朗笑容,“雨涵你放心,有人欺负你跟我说,以后我会保护你。”

  白云悠悠,暖风轻轻吹起少女额前的发丝,她笑着去教室。一路上只要有人对她的腿注视过多,一米八的班长大人就会用目光呵斥走他们。

  一天过得飞快,有愉快也有不愉快,回到家后,杨雨涵才打开手机发微信给她的朋友顾念一生。

  她笑着打字:“你说得很对!虽然有人对我的腿念叨不休,不过帅气的班长大人帮我摆平了!而且我照你教我的话说了,他们真的觉得有个假肢也蛮酷的诶。重归学校的第一天,我哭了。

  “下课的时候有男生跑过来捏我的假肢,虽然他很过分但是我可以原谅他,哭是因为他捏着捏着我又觉得很痛诶,哭不过班长大人帮我狠狠揍了他一顿,他还说,公主身边,不能缺骑士哦。”

  很久很久,顾念一生都没有回微信,杨雨涵心里空空落落,这些天几乎所有的心情都在同他一起分享,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男孩竟成了她生活中重要的一分子。

  “喂,你不会吃醋了吧?”杨雨涵的微信回得小心翼翼,还发了好几个卖萌的表情包。

  “抱歉啊,羊公主。我前两天被推进手术室,现在才被允许碰手机。恭喜你找到了守护你高中生涯的骑士!其次,我才不会吃醋呢,因为看到羊小姐幸福快乐地去上学,是我在最后时日里为数不多的愿望啊。”

  渐渐的,杨雨涵的生活中阴霾散开,聊天的内容中多了很多关于班长,关于妈妈肚子里突然到来的胎儿,关于班级生活的趣事

  “羊小姐,这么多天有你陪伴真好。我明天又要上手术台啦,这一次可能会很痛苦,真希望能看到公主穿着漂亮裙子来鼓励我呀。”

  她惊讶地看着妈妈抹着眼角的泪,拉着她的手走进客房。拉开衣橱,一整排都是整整齐齐挂起来的各式各样的裙子。

  照片上的女孩笑得很甜很美,她仿若独自站在空旷的舞台上,四周的灯光倏然黯淡,只有她耀眼如斯。

  “谢谢你,羊公主。我很大方地把最后一个愿望许给你啦,希望你以后能遇到很多善良的人,幸福地过一生。”

  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的下一条消息。聊天框里都是她的消息,她的追问,她的担忧,但没有回答。

  直到有一天,她收到一条猝不及防的回复。(小说名:顾念一生,作者:苏子澈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)


友情链接:
今天开码结果,今晚开什么特马几号,今晚开什么码今天开码结果,香港马会今期资料,开码结果2018年今晚,王中王开码结果,今期开奖直播今期开码结果开奖。
118开奖直播现场001|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|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三中三| www.300799.com| 118图库彩图开奖结果| www.99470.com| 六合富婆| 金彩网天下彩| www.2489999.com| www.599234.com| 葡京赌侠网|